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

不敢找到你,是因为我怕习惯还在



觉得自己还年青的时候,我崇尚着恋爱大过天,跟整个世界对着干又何妨?

后来,把爱弄丢了,不再相随,找累了,觉察到了老,连白发都挡不住的时候,

我惊恐会对不能合适的人,习惯性的说出:“老婆……你……”,虽然,我从未结婚。

我隐忍,记数,却被每一次涟漪震痛,总是要喂自己很长时间的止痛药。

如果,她幸福,我愿她单纯的,安静的,幸福下去。

2016年8月30日星期二

追·忆

追·忆

今朝追咫尺,明日忆天涯

近的,远的,瞬息即逝了

想得太多,想做的也太多

不安静过,终究是沉默了



我对自己说,Teel他很好

2016年8月23日星期二

宇宙没有隐藏连接,也许只是墨菲定律

2016年8月22日下午15点左右,头很疼,躺下的瞬间心脏抽疼,脑袋里面出现了非常多关于Dolores的画面,那个被"老婆"替代掉名字的人,那个"老婆"唯一指向并联想到的人。

从去年9月7日分手至今,差16天就一年了,我每天都会想起她,但从不会伴随着两种疼痛,想念也不会挥之不去,不受控制。

晚上姐姐告诉我她结婚了,在朋友圈晒出了结婚证,我看了。

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我们在朋友圈晒结婚证的样子,:)

愿她喊出来的"老公"这辈子都好好的待她,希望她能安静的永远的幸福下去。真正的幸福,她怕疼,把她的疼痛都给我,不愿这种幸福被任何事物打扰。

我还会难过多久?不知道。

至于我们……我们都不再是曾经的我们了,Dolores最后一次出现在Teel的日志里。

2016年2月22日星期一

Mark,我够了。

我的上半辈子,跟风儿一样,寻找着所谓的自由,追求着飘渺的个性。

我每天都想着许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无视着身边的一切自己觉得不重要的。

直到生活中一个又一个的耳光真实而响亮的抽在了我的脸上,让我回忆起来了那些不放在心上的细节,我注定会失去很多,那些我以为无所谓的东西。

Mark,2016.02.12,03:19,我够了,我已经为自己活够了,虽然不完美,原来我也会有遗憾,但我不能再失去更多了。

年初三晚,父亲因脑梗死引发中风,失语,右半身不能自由活动,被送进了医院,昨天才出院,在医院里住了11天,这个年过的……目前,老爸还是不能正常的说话,行动不便,恢复期可能比较长,一定会留下后遗症。

儿子没用,家人安好,便是晴天。 

2015年12月15日星期二

躲过2015

远离

不再年青,不想再折腾了,把博客寄存在blogger吧,其实也有很多年没有更新过了。国内应该是永远访问不到的,无所谓了,反正也没有人找得到我,似乎也不想有人来访问,并没有期待,只是把流失的一些东西在这里保存起来。

2015是最不好的一年,各个方面,创业失利,感情受挫,当然,有些是自找的。马上快33岁了,还以为今年会结婚的,对不起父母,亏我还平时对他们不怎么样的说。

这几个月真心挺难熬,心理状态一步步走向了最坏的方向,已经忘了待家里多久没出门了,外面的雨感觉也下了几个月。

偏激这个词有时候用在我身上也挺合适的,前提是我在乎的人或事,我希望一切都能更好,不管是事业或者爱情,我不停的逼迫着自己做着根本就不感兴趣的事情。然而,却都放了,很彻底。

我想起了你,Dolores,没办法骗自己,我把你留在这里了,对不起你,我太偏激了,因为偏激,所以,我对得起你了。

一年半,嘴上说说容易而已。不留下你的名字,因为这是网络,或许,以后还会记起你的名字,我叫的习惯的,从来都不是你的名字。

只是,此生,我们应该都会在遥远的另一方。

祝福她!

2012年4月2日星期一

白云山蹦极

广州白云山

十年前我到过两次白云山,因为是坐的索道上下山的,没有在半山蹦极,这个遗憾一直跟随了我十年...

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让我很沮丧,除了一些责任必须要承担的,再也没有了什么所期待的,除了那个遗憾.

今天是4月1号,后来才想到,当年张国荣也是在这天跳的,所不同的是他并没有绳子...还有,这是比较不顺的一天,并不想再去回忆,最终的结果是好的,至今为止,我再也没有了遗憾.

一直都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而且只要站在高处就会有跳下去的冲动,想去验证一下对死亡到底有多少恐惧.

体检测心率,称重,应该只是走个程序吧,当然还填写了一张单,说明如果摔死了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保险的赔付金额为10万元,命在这里可真贱啊.

一切都准备好了,上了跳台,工作人员熟手的帮着绑好了腰部的保险绳,绑完后我发现他并没有在脚上绑,这当然是我不乐意的,感觉绑脚上会离死亡更近一些吧.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工作人员问了我一些什么腿部有没有受过伤骨折过没之类的,得到我的回答后极不情愿的开始在我两个脚上绑保险绳并一边告诉我,这可能会让我的脚受伤,到时候可不能怪他们,同意之...

话说绑得还真太紧了,导致双脚都不通血,走动几步后马上就拉伤了右腿的脚筋,后来跳下时左腿绑绳的位置也被磨掉了几块皮,不过无所谓啦.

站在跳台前面感觉特别好,有风,没有害怕,更多的是看着山下的风景,并希望下坠的时间能长一些,思维能更快一些,眼神能看清楚极速散开的景物.

45米很短,3秒钟只是一瞬间,很享受那种倒挂在半空中回荡的感觉,让人很平静,那么放松,卸载掉一些东西,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我还会回来拿...
video




















2012年3月28日星期三

好难过

好难过


真的真的好难过,也许我的心还不够强大,还从来没有因为朋友而这么难过,我们在一起有过默契,欢笑和恶作剧,有过太多太多对未来的幻想,对未知世界的期待,对世俗的愤怒,对高科技的向往,认识了你以后让我打破了17岁之后再无兄弟的看法...
我一直以为我是带着面具对人的,可谁又知道我面具下面藏着的却是一个真心呢?只是习惯了把自己隐藏起来,低调做人摆了...
从不回头,爱情或者是友情,都是一样的,以前的思想再次被颠覆了,以后...如果能做到的话,只会有朋友,不再有兄弟...
那两个重重的耳光打在你的脸上,却打醒了我...
愿你身体健康,久不再见...